中国企业投资墨西哥为何成为务实之选?

中国企业投资墨西哥为何成为务实之选?

以下文章来源于欣孚宏观(XinfuMacro),作者宋欣

本篇报告主要包括三个部分:

一、墨西哥为何会崛起?

二、墨西哥的吸金能力如何?

三、墨西哥崛起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01

墨西哥为何会崛起

事实上,2021年以来,墨西哥正在悄无声息之间成为全球增长势头最迅猛的新兴市场。

外贸方面,2020年之后美墨之间的贸易总量一直向上不断突破,年平均增幅维持在18%上下,2022年更是达到了历史新高7790亿美元,双向贸易往来都有大幅上扬。今年1至9月,美墨之间的货物运输总量已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0%。墨西哥在2022年已经超越中国,成为美国出口最大的国家。

(图:2004—2022年美国与墨西哥货物贸易进出口总值,单位:十亿美元;来源:Statistia)

再看外资,过去的四年间墨西哥吸引了大量的外资投入,2023年在全球经济并不景气的背景下,墨西哥前三个季度的FDI依然保持强劲态势,比2022年同期增长了40%。根据墨西哥出口加工制造业委员会主席预测,2023年单出口加工行业就可以吸引150亿到180亿美元的投资。

(图:2016年Q1至2023年Q1墨西哥的外国直接投资额,单位:十亿美元;来源:Statistia)

通过数据,我们能清晰地感受到墨西哥经济正在腾飞,成为全球产业和资本追捧的宠儿。2023年已经有全球数百家企业宣布对墨投资,其中不乏特斯拉、博世、大众、起亚、通用、宝马、日产、飞利浦、联合利华等国际巨头企业,中国企业像华为、捷途、延锋内饰、敏华家具、联想等也都在近些年纷纷在墨西哥进行投资建厂。

看到墨西哥的逆势崛起,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为什么是墨西哥?

毋庸置疑,墨西哥爆发背后的最大推动者是美国。

这里不妨简单回顾一下墨西哥的历史发展进程,便于我们了解这个国家的前世今生。墨西哥有着悠久的阿兹特克文化和玛雅文化,然而在近五百年的历史中,国家始终都处于被压制的状态:前三百年是大洋彼岸的西班牙帝国,后两百年是与其接壤的美利坚合众国。

1519年科尔特斯率领的西班牙军队进入墨西哥地区,击败了阿兹特克帝国,将其纳入了西班牙帝国,这一统治就是三百年。直到1821年独立战争结束,墨西哥才从西班牙人手中逃出来,获得了国家独立。随着美国逐步进入工业社会,经济日益强大,美墨之间的冲突也在不断地酝酿,将两国引向了1846年的大战。墨西哥因为国力差别悬殊,最终在1848年宣布战败,并以割让了大片北部领土(如今的得克萨斯州、加利福尼亚州、犹他州、内华达州、犹他州、新墨西哥州、科罗拉多州、怀俄明州和亚利桑那州)而告终。

(图:1819年西班牙统治时期的墨西哥领土与美国领土划分,其中黄色为新西班牙殖民领土、浅灰色为美国领土;来源:密歇根大学)

墨西哥独立大学的历史学家劳伦斯·梅耶尔(Lorenzo Meyer)在其历史著作《我们持续的悲剧 (Nuestra Tragedia Persistante)》中指出:墨西哥的历史是充满了冲突和矛盾的,墨西哥和美国之间的关系更是爱恨交织。美国的独立运动、对于个人权力的推崇以及全民公投权力让被殖民的墨西哥人民深受启发,从而推动了墨西哥的独立运动,赶走了西班牙人。然而,当美国与墨西哥利益发生冲突时,美国对于墨西哥各方面的压制也一点儿都不含糊。

美国在19-20世纪的崛起,让墨西哥在地缘政治和经济上彻底成为了美国的附庸国,以至于让墨西哥在位30年的独裁总统波菲里奥·迪亚斯曾发出“可怜的墨西哥!你距离天堂如此之远,距离美国却如此之近”的感慨。

(图:2023年2月墨西哥从1987年至2027年按现价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2023—2027年为预测,单位:十亿美元)

墨西哥崛起的背后自然有着复杂的内外部原因,但核心的一点很明确,也从未变过,那就是美国影响。

经济层面,墨西哥基本上是完全依赖美国:

1994年美国主导发起《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时,墨西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尝到了区域化的甜头——保税加工出口工厂(maquiladora)热潮。当时诸多美加企业纷纷在美墨边境的几个州(特别是下加利福尼亚州和奇瓦瓦州)建厂,因为这里对投资企业给予了多重特权:100%的外资经营、原材料进口到墨西哥免税、墨西哥低廉的劳动力、成品可在自贸区内自由流动。从那时起,墨西哥形成了经济上对美国的绝对依赖,80%以上的出口都是去往美国,近些年数据有所回落至70%,但美国的主导地位从未被撼动过。

(图:美国每月进口分布,2023年墨西哥超越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来源:美国数据统计局)

墨西哥人也深谙这一道理,他们经常戏谑地说:“美国经济一感冒,墨西哥就会得肺炎”。20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引发全球经济危机,墨西哥是最先受到冲击的国家,数以百万的人顷刻间失去了工作,原本蒸蒸日上的中产阶级瞬间被打回原形,超过一半的墨西哥人口生活在贫穷线以下。

墨西哥当下所经历的经济腾飞同样也是美国所主导的,这一次美国打的牌叫做——“近岸外包(nearshoring)”策略。2019年《美墨加协定》正式签署,北美自由贸易区正式落地,这一贸易区覆盖了5亿人口,GDP总额高达到了26万亿美元,相比之下,欧盟的4.4亿人口和14.45万亿GDP的全球最大单一市场都稍显逊色,而墨西哥无疑是整个26万亿大市场的最有效入口。

当然,近些年来看,除了墨西哥本身得天独厚的地理因素和低廉的劳动力因素,墨西哥之所以能吸引如此多外资,主要还是拜登政府的大招——《通胀削减法案》,通过补贴的杠杆和墨西哥这个支点,彻底撬动全球的产业链。这一法案让在墨西哥投资的诸多企业同样也可以享受整个《通胀削减法案》所带来的高额抵扣,这一切的前提只有一个:企业必须寻找到一定的本地供应商,并且不断把生产集中到北美。

(图:2005—2020年中国与墨西哥制造业工人平均每小时薪资对比,单位:美元;来源:Strategas)

以电动车行业为例来理解该法案的运作机理:根据《通胀削减法案》,电动汽车生产商是有资格获得最高7,500美元/辆的总抵免额补贴,其中3,750美元的获得的条件是——生产车辆所用的电池关键矿物(新提取或者回收)至少有40%是来自北美区域。而要想获得剩余的3,750美元的抵免额补贴,则要保证电池组件价值中有50%来自北美。如果厂家希望持续获得这笔抵免额,就要不断地提高这上述两个指标的百分比,例如2027年要达到80%的电池关键矿物来自北美地区;2029年则需要100%的电池组件来自北美。

成也美国,败也美国,这是墨西哥的宿命。当下,墨西哥正乘着美国政策的东风在不断发展,甚至有经济学家认为世界经济的“墨西哥时刻”(momento mexicano)正在到来,现在也是墨西哥距离世界大国之梦最近的一次。

(图:2020年1月到2023年7月墨西哥的失业率统计,单位:百分比;来源:Statistia)

除了美国对墨西哥影响的外因,我们再看其自身的经济发展情况的内部因素。从市场端来看,墨西哥内部市场也在不断发展。2023年,墨西哥人口达到了1.3亿,是世界上第十大人口大国,并且人口平均年龄29岁,整体较为年轻,劳动力性价比相对比较高,2015年之后墨西哥制造业工人平均工资一直低于中国,且体量较为充足。

(图:2020年墨西哥人口结构图;来源:美国数据调查局)

随着墨西哥这几年的经济发展,特别是外资驱动的制造业蓬勃向上,社会失业率已经降至3.31%。同时,家庭支出在不断增加,特别是2020到2022年,连续两年实现了超过16%的增长,整个墨西哥市场潜力在不断地被激发出来。

(图:墨西哥家庭消费,单位:十亿美元;来源:GlobalEconomy)

由于墨西哥的核心竞争力源自靠近美国市场,因而跨境流通显得格外重要。基础设施的重要性,墨西哥政府是再清楚不过了,在过去十年内更是一直在不断推进改革,特别是通过公私合营方式推进整体的基础设施升级。

(图:截至2022年3月墨西哥十二州政府与私人投资合作的基础设施项目数量,其中浅蓝色为计划阶段,深蓝色为已经实施项目;来源:Statistia)

2018年,墨西哥提出了一个重要的跨洋物流项目——特瓦特佩克地峡洲际走廊(Tehuantepec Isthmus Interoceanic Corridor project),项目核心就是在墨西哥地域最狭窄地段,通过铁路、公路和港口的综合建设,连接墨西哥湾和太平洋,从而可以绕过巴拿马运河,改善亚洲和每周之间的货运路线,减少进出口的运输成本,增强墨西哥在全球贸易中的连通性和竞争力。

2023年9月,火车项目正式启动,并开始进行跨洲际的货物运输,预计年底可以正式投入运营。墨西哥总统安德烈斯·洛佩斯更是表示:“这会是未来世界贸易的核心。”预计在整个货运走廊完全投入运营之后,每年集装箱吞吐量可以达到140万标准箱/年,有望带动周边区域的加速发展。

(图:特瓦特佩克地峡洲际走廊将会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来源:MirageEnergy)

美墨边境的几个州——奇瓦瓦州、科阿韦拉州、新莱昂州——均在和美国方面积极沟通,不断地完善项目筹建机制,比如圣河罗尼莫和圣特雷莎过境点进行现代化改造,确保人员和商品通行方面更加灵活和高效。

总结来看,墨西哥的崛起并不是偶然,是时代的产物,背后是多方面的促成因素:美国的扶持、自身的开放以及全球化转型的历史节点。墨西哥人口红利叠加内政改革动能正在爆发,墨西哥这次历史性机遇也确实很值得中国企业研究和分析。

02

墨西哥的吸金能力如何?

2022年开始,墨西哥开启了和中国改革开放早期非常类似的“招商引资”浪潮。那么,墨西哥对“招商引资”有多痴迷?欣孚智库专家团队调研到很多值得品味的细节。

先看看地方领导者。作为联邦制国家,墨西哥每个州有自己的立法,同样每个州长也要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

(图:墨西哥35岁的新莱昂州州长塞缪尔·加西亚在全球进行招商,来源:网络)

35岁的新莱昂州州长塞缪尔·加西亚从2021年10月上台之后,平均每个月招来6亿美金的投资。不同于他的很多同僚,加西亚是一位非常务实的官员,为了招商,他可以跑遍全球各大展会和高端论坛。在今年达沃斯论坛上,他疯狂地约见不同的企业家和高管,推广新莱昂州。而他当时最大的目标就是——马斯克。

要知道为了争取马斯克的投资,墨西哥几个州长明里暗里的较量是非常激烈的,给出的承诺也是一个比一个更重。因为谁都知道,特斯拉到哪儿,它背后的产业链就会跟着到哪儿。加西亚为了争取到和马斯克一对一推介的机会,基本上驻扎在会议场地,不停地进行路演,最终吸引到了马斯克,并促使其选择了新莱昂州作为超级工厂的墨西哥基地。

马斯克宣布投资之后,特斯拉的供应商们纷纷宣布在新莱昂州建厂:包括中国零配件企业诺亚智造、汽车芯片公司广达电脑、电汽车盘式制动器的意大利公司Brembo、美国的玻璃生产商AGP、德国ZG集团、数据存储技术的Vertiv等都宣布要在当地投资,其他可能进驻的企业包含Navistar、Aptiv、Yazaki、Ficosa、Nemak、Vitro、Prolamsa 和 ALD等。

这股劲头看起来可真是像极了90年代,外资来中国全国投资的黄金时代。

为了更好地了解全球外资投资和资本流入墨西哥趋势,欣孚智库全球化团队综合了2023年1月1日到7月30日的墨西哥媒体信息,对12个州40余家企业外资投资和发展动态进行了梳理。

(图:2023年1-9月墨西哥各州全球外资新建和扩建企业分布图;来源:欣孚智库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从图中可以看出,墨西哥各个州的发展状况有着很大差异,整体来看具备3个特点:

首先,墨西哥北部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非常明显,越是临近美国的区域,经济发展越受益,南部在2022年开始逐渐获得关注。

墨西哥北部的科阿韦拉州、新莱昂州吸引力最大,其次是中部地区的克雷塔罗州和瓜纳华托州。根据墨西哥官方的统计数据,在2022年新开工的560万平方米工业园区中,有62%区域位于墨西哥北部。并且在墨西哥北部新开区域也从原来的6,000-8,000平方米之间扩大到了超过20,000平方米。可以看出墨西哥北部投资需求旺盛。

同时,在北部的牵引下,南部的吸引力在近期有大幅提升。从2022年墨西哥各州获得的外国投资来看,外资也在逐渐地关注墨西哥南部,特别是首都墨西哥城,仅在2022年一年墨西哥城就获得了109亿美元的投资;

(图:法国公司沃罗尔国际在墨西哥北部建厂开幕)

其次,墨西哥已经形成产业聚集效应。北部地区,新莱昂州形成了以特斯拉超级工厂为核心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集群、圣路易斯波托西州形成了汽车零配件产业集群;科阿韦拉州形成了以航空制造业以及物流行业为核心的产业集群。南部的墨西哥城则形成了航空运输业的产业集群,不同区域的发展方向已经出现了一定的分化。

(图:中国捷途公司在墨西哥城与当地官员进行会面探讨投资事宜)

最后,目前在墨西哥投资的外资企业主要是来自西方,其中核心的国家是美国、加拿大、西班牙和德国,不过中国、日本以及韩国企业也在加快展开布局。

根据墨西哥私营工业园区协会(AMPIP)的数据,亚洲需求急剧上升,目前待开发的项目中有63%来自亚洲国家,其中49%来自中国。墨西哥-中国商会表示为了更好地适应这一趋势,有5家园区企业在过去一年租赁了超过100万平方米的工业建筑。

墨西哥可以说是逆全球化时代的新大陆,西方国家首发登陆,而亚洲国家如韩国、中国企业也不敢怠慢,其中的先头兵就有联想集团、TCL、中国家具生产商敏华集团、中国车轮毂制造商立中集团等。

从上述欣孚智库的分析研究来看,墨西哥既是中国企业个体的全新机遇之地,也是中国政府值得研究的全球竞争者和合作者,如何能保有中国制造的全球竞争优势是一个新课题,然而,如何务实推动中墨双边合作则注定是一个更大的课题和机会。

03

墨西哥崛起所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在当前略有寒意的全球市场中,墨西哥的火热势头令其格外引人注目。那么对于中国企业而言,投资墨西哥的机遇和挑战有哪些呢?

想看清墨西哥的未来潜力和发展机遇,我们首先需要深层次地剖析全球产业链变迁的底层逻辑。因为墨西哥的崛起正是在全球产业链变迁的大背景下产生的。

(图:墨西哥工业园区所在图,颜色越深代表工业园区越多,其中北部新莱昂州和下加利福尼亚州有超过60个工业园区;来源:彭博)

从全球化进程的视角看,过去所谓“世界是平的”范式全球化进程已经被打破,如今已经进入了“全球区域化”(regionalisation)。在这个新阶段中,世界需要寻找一个新的平衡,一个不仅仅依附于某个国家或地区的平衡。东西方之间的再平衡,是墨西哥会更加强势的本质逻辑。

然而,即使墨西哥具备诸多天时地利,但根据欣孚智库长期跟踪分析得出的结论认为,所谓的“墨西哥取代中国”的情况依然是小概率事件。墨西哥也许确实正面临着一个百年难遇的历史机遇,但是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重要作用依然是难以撼动的,完全“去中国化”更加不现实。

既然世界工厂不会再集中于某个国家,那么未来供应链的格局会以何种方式呈现呢?

欣孚智库宏观经济研究员刘川认为,产业链未来其可能会更加明确的呈现出区域化分布的状态:北美-亚洲-欧洲三大中心将会并存。这三个核心生产网络对应的核心枢纽国家分别为美国、中国和德国。产品在生产的过程中不停地穿梭于核心枢纽制造国家和周边国家,在不断地往返中完成整个零配件制作、加工、组装流程,再销往世界各地。

所以,在全球供应链和产业格局发生转变的当下,中国企业需要顺应大的转变趋势,通过全球化布局来应对风险。中西之间的战略竞争依旧存在,然而中国和西方国家之间的商业往来不会就此终止。但商业往来延续的一个重要前提是中国企业可以顶住目前的各种压力,进一步推进出海计划。当下,墨西哥的机会窗口仍在,值得深入探究。

(图:世界三大核心生产网络:欧洲、亚洲和北美;以及对应的核心枢纽国家:德国、中国和美国;来源:CEPR)

但即便墨西哥发展潜力很大,对于中国企业而言,出海墨西哥征程中的本地化挑战也是多重的。

其一,是北美政治的不稳定挑战。

墨西哥从90年代开始就不断尝试“脱拉(美)入北(美)”,淡化自身拉美国家身份,强化自身北美国家的地位。然而事实上,越是如此,越是没有办法摆脱被美国制约的命运。甚至可以说,墨西哥未来潜力如何本质上并不完全是自己决定的,而是要看华盛顿的脸色。一旦美国修改了补贴政策条款,或者共和党上台实行新的保护主义政策,那么墨西哥的优势必然会大打折扣。这一点也是出海墨西哥的,特别是计划在当地进行重度投资的中企特别需要深度研究的。

其二,出海墨西哥的“隐形”成本在不断增多。

从人力成本的角度来看,从2010年开始中国制造业人力成本就已经超过了墨西哥,纸面上看墨西哥更具有竞争力。然而,在墨西哥运营的隐形成本其实是很高的,且在不断提升。

(图:1997-2017年墨西哥与中国的制造业成本对比,蓝色为墨西哥,绿色为中国;来源:EIU)

出海远民企业管理咨询创始人陈攀峰表示:“中企到墨西哥投资设厂非常火,企业不能只在某一维度看它的成本高低,要看整体的综合成本,例如水电等运营成本、人力成本、人员效率、安全、税务等隐性成本。墨西哥人工成本相对中国较低,但是福利高,两者结合起来的话,几乎与中国持平。墨西哥工人的人员效率更是成本不可控的最大变量。此外。管理国内工厂与管理墨西哥工厂是不一样的,受环境、客户等因素的影响,需要很多跨文化管理。需要企业投入的管理成本也是相对较高的。”

加之,近些年外资的疯狂涌入,让墨西哥的本土劳动地也水涨船高,不少在墨西哥经营的工厂都面临“用人荒”,企业不得不提高劳工待遇,比如增设宿舍、往来大巴车、提高薪资等留住工人。随着工会的谈判筹码增加,罢工问题也将是中国企业不得不应对的挑战之一。

其三,墨西哥社会复杂的社会结构和价值观。

殖民历史给墨西哥当今社会留下了深深的烙印。与英国殖民者不同的是,西班牙殖民者将当时西班牙帝国的官僚组织完整地复刻在每一个被殖民国家,使其形成从政治到社会的“金字塔状”的社会架构。在这个架构中,肤色与权力挂钩,阶层与利益挂钩,肤色越浅,意味着出身越好;而肤色越深,越是底层的象征。

(图:16世纪西班牙殖民者在墨西哥对本地的阿兹特克人进行传教;来源:网络)

虽然墨西哥已经独立了两百年,然而时至今日依旧很清晰地看到,这种金字塔结构以及对于肤色的执念仍是挥之不去的社会分歧的根源。

墨西哥历史学家劳伦斯·梅耶尔认为,1824年墨西哥就已经承认了全体墨西哥公民的投票权,无论是白人后裔(criollo)、混血儿(mestizo)还是土著印第安人,都应该享有相同的权力。然而,事实上种族歧视和社会不公平问题从未消失。

与此同时,墨西哥还是一个宗教文化浓厚的国家,阿兹特克人如同中国农耕文化时期的百姓,信仰不同的神祇,风神、雨神和农神。

墨西哥国立学院胡安·维洛罗(Juan Villoro)教授表示:“这种神迹向往的传统也影响着现代墨西哥人。比如很多人在面临现实问题的挑战时候,更愿意相信奇迹的发生,而不是用理性思维。”墨西哥年度最盛大的节日是十一月初的亡灵节(día de Muertos),类似中国的清明节,但要更隆重。在这个节日中,墨西哥人表达着对死神(santa Muerte)的致敬。

(图:墨西哥每年最盛大的节日——亡灵节,一位女性装扮为死神;来源:网络)

殖民时期,西班牙人将天主教带入墨西哥,而其也成为了墨西哥最主要的宗教,促使墨西哥社会价值观更偏向保守,尤其是在对女性权利方面:除了在联邦特区之外,其他所有州都禁止女性流产,而违反者会被处以罚款和监禁。这足以见得天主教文化对于当代墨西哥的影响。

宗教给墨西哥带来的另一面就是墨西哥人是极其乐观的民族。根据国际经合组织的调查,墨西哥是所有成员国中平均工作时间最长,然而却也是幸福人口百分比最高的国家:墨西哥人平均每年工作时间为2226小时(比经合成员国平均数高500小时),但82%的墨西哥人对当下的生活非常满意,天主教文化确实也让墨西哥人“知足常乐”。

其四,是墨西哥的沟通方式与“人情社会”的架构。

和很多中国人一样,墨西哥人在交流中会回避说“不”,即使他们完全不清楚的时候,宁愿勉强说一个答案,也不希望承认自己不知道,这种面子文化本质上是和中国文化有相通之处的。

和诸多发展中国家很像的一点是,墨西哥人对于“信任”的构建是需要一个过程,不会轻易相信别人。通常是在不断地接触以及共事的过程中,才会建立起对他人的信任,这时墨西哥人会说,“他获取了我的信任”(el se ganó mi confianza)。在处理金钱关系的时候,墨西哥商人往往倾向于先交付,后付款,因为在墨西哥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话“先给乐师钱,永远演奏不好”(música pagada, toca mal son)。

此外,墨西哥也是一个典型的关系社会。由于信任成本很高,所以通常最信任的都是身边的朋友,因而能否构建稳定的政商关系也就成为了在墨西哥经营的关键因素之一。

中国企业甚至中国产业的全方位墨西哥战略,已经是务实之选,和当务之急。

本文章摘自欣孚政经宏观2023年第16期,首发于FT中文网,本文内容从原报告略有删减。

参考资料:
1. Les Mexicains passionnels, Frédéric Saliba, 2016, ateliers henry dougier
2. Nuestra tragedia persistante, Lorenzo Meyer, 2013, Debate
3. Supply chain contagion waves: Thinking ahead on manufacturing ‘contagion and reinfection’ from the COVID concussion, 01/04/2020, CEPR
4. Les territoires de l’élite à Monterrey (Mexique), une géographie de la grande richesse, Leïly Hassaine-Bau, 2022
5. La historia de dolor por matanza de chinos en 1911 en México en cinco claves,Juan Manuel Ramirez, 2021
6. Nuevo ‘momento mexicano’:Señales ‘poderosas’ de que la economía va a crecer, 23/08/2023, El Financiero
7. Mexico‘s Moment, Malcolm Scott, Maya Averbuch and Leda Alvim, 12/09/2023, Bloomberg
8. Un análisis de la migración China a México a través de documentos que el #AGNResguarda,Archivo General de la Nacion, 2021
9. La inversión china en México : los nuevos rumbos de la globalización,Saúl Escobar Toledo, 08/02/2023,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Economics Associates
10. Firmas de EU invertirán 40,000 millones de dólares en México al 2024: AMLO, 14/07/2022,El Economist
11. Piden política industrial para detonar nearshoring,30/08/2023, El Economista
12.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in Mexico rises 40 percent year-over-year, 18/09/2023, CNBC
13. Test Runs of Interoceanic Train in Coatzacoalcos, Mexico, 24/09/2023, Victoria Va Advocate
14. Interoceanic Corridor in Mexico will move 1.4 million containers a year, 10/11/2022, Mexico Daily Post
15. México conquista a las empresas chinas: 49% de los proyectos de nearshoring provienen del gigante asiático, 17/07/2023, El Economista
16. Les conséquences géopolitiques pour le Mexique de la politique états-unienne de Homeland Security, Nieto Gómez, Rodrigo, Hérodote, vol. no 123, 2006
17. La municipalité frontalière de Tenosique, Tabasco, au Mexique et la migration centraméricaine dans le cadre de la politique sécuritaire mexicaine, Fuentes-Carrera, Julieta, Hérodote, vol. 171, 2018
【Mexcham观点】针对欣孚智库提出的,对于中国企业出海墨西哥面临的各类本地化挑战,中国墨西哥商会 (MEXCHAM) 能为会员企业提供针对性咨询服务,助力找到最优解决方案,为企业出海墨西哥的保驾护航。
1. Mexcham和国内外专业的学者及研究机构保持紧密联系,持续关注北美最新进出口相关的各类贸易政策,及时翻译并在我们的公众号和网站更新,第一时间让我们的会员企业看到。
2. Mexcham在中国和墨西哥的会员企业不乏专业的咨询公司、房地产开发商、财税筹划公司、人力资源机构和律师事务所等,我们根据您的需求帮您对接,助力您出海征程中,高效解决从运营到人力、从财税到法务、从市场拓展到成本管控各环节遇到的困扰。
3. Mexcham在墨西哥与联邦和各州政府有密切的联系和良好的沟通,无论是土地获取、政策优惠、审批周期及日常经营,能高效支持在墨西哥经营的企业在当地建稳定的政商关系,极大提高谈判的成功率及办事效率。
MEXCHAM是一个成立于 2007 年的私营商会组织。总部设在北京, 在中国 6 个省市和墨西哥7 个州市设有分会。作为中国领先的拉美商会, 与跨国公司、中小企业和专业人士共同协作,专注于促进中国和墨西哥之间的贸易和投资。
我们主要提供的一些服务:1. 对接联邦/州政府/工业园区;2. 咨询商务签证、邀请函;3. 成立或注册公司、注册商标 ;4. 协助商务谈判、解决商业纠纷;5. 寻找、对接可靠的供应商及采购商,函调并核实信息;6. 起草和商议合同内容、制定商业计划;7. 公共关系建立及维护等。

MEXCHAM continues building bridges between Mexico and China.

中国墨西哥商会将继续作为墨西哥与中国之间的桥梁,不断努力。

Cámara de Comercio de México en China

(MEXCHAM)中国墨西哥商会

www.mexcham.org

bj.info@mexcham.org

发表评论

22 − = 21

关闭菜单